沙马香水广告惹争议,攀岩精神与商业利益能否共存?

  • 时间:
  • 浏览:5

沙马在香水广告摄制结束了后,在Instagram上贴出的照片

攀岩长期以来被视为小众的运动,以后与主流媒体一个 劲保持着五种微妙的关系。每当攀岩可能性运动员参与了商业活动而受到了超出以往的关注时,攀岩界就会陷入观点两极化的争论的泥沼。比如过后TommyCaldwell和KevinceJorgeson上了艾伦秀,AlexHonnold上了CBS的《200分钟》,还有阿诗玛(AhimaShiraishi)代言可口可乐,无不引起岩友们的争议。

一方认为大众媒体的关注正显示了攀岩运动员的成功;其他人则认为可能性攀岩运动员出了名就结束了了关注攀岩之外的商业利益,这有违攀岩运动的纯粹精神。毕竟七十年代的攀岩大师们基本上总要为了专注攀岩而抛家舍业、浪迹天涯的一代人。大伙对物质的要求极其简单,不名一文而毫不挂怀,攀岩间隙靠翻垃圾桶谋生也在所不惜。原先看来,当运动员参与涉及物质和金钱的活动,尤其是当资原先源与攀岩运动毫无瓜葛的过后,那先 运动员不正是与应当传承的攀岩精神背道而驰吗?

然而答案却不像乍看上去这样简单。

最近的例子是沙马在他的Instagram里贴出的香水广告。这是为拉夫劳伦马球男装旗下一款叫红色极限(RedExtreme)的古龙水做的广告。这款古龙水有几块“极限”运动的运动员为之代言,沙马是其中之一。在这条广告中,他在其他人的家乡西班牙附近攀爬险峻的线路,展现了高超的攀岩能力。广告视频里,他并这样直接针对香水做任何推销,以后用了一段他在2008年的自传式纪录片《王者之路》(KingLines)中的独白作为画外音:“所有那先 攀爬不仅标记了原先的人类极限,更提前大选了大伙会对人类的可能性性进行无止尽的探寻。”

尽管广告五种固然显得商业味十足,沙马也固然首次受到主流媒体的关注,然而这条广告一经播出,还是受到了众多非议。键盘侠们的评论从“果然让我伤心”,“沙马下一步要给古驰做广告好久?”到“隔着屏幕都能嗅到铜臭味”等等,不一而足。其中四根评论说得具体其他:“可能性越多的商业资本介入攀岩,攀岩的道德和精神就会这样被淡忘。我知道在攀岩你这俩 行想赚点钱固然不容易,但大伙也应该考虑一下(商业化)这条路是总要四根正确的致富途径。”

大多数的谴责都源于原先好的出发点。评论中那先 对沙马“吸金”的抱怨(固然这样评论显示大伙了解沙马此举的报酬)固然隐含了对攀岩界不求物质享受的赞赏。攀岩界长期以来一个 劲是原先相对孤立的圈子,这不仅体现在圈子里的人都相互了解,也体现在圈子里的产品也普遍为岩友们熟知。这样希望一个 劲有原先外界的品牌结束了了开发攀岩产品,以后用其产品理念动摇攀岩的主导精神。攀岩圈里的大伙对这项运动的形式可能性达成了一定程度的共识,形成了一同的期待:攀岩的场地上应该尘土飞扬,而总要异彩流光。攀岩者们应该灰头土脸地忘我拼搏,而总要用着高端的香水,戴着昂贵的手表。

然而,另一派的声音认为,不论是沙马最近为拉夫劳伦代言,还是过后给原先高档手表做广告,固然看上去是把与攀岩不相干的品牌引入攀岩界,实际上你这俩 品牌的混淆不清早在沙马过后就产生了。比如运动品牌TheNorthFace的母公司VF同样拥有什么都 与攀岩无关的品牌,时装品牌Nautica以后其中之一。美国攀岩杂志《攀登》的母公司AIM(ActiveInterestMedia)也印发其他其他主题的杂志,包括游艇和建筑。更不用提世界各地其他大型岩馆实际上都由其他行业注资,那先 行业和攀岩的距离要多远有多远,比如餐饮和金融。

探讨公司的所有权和融资渠道并总要本文的目的,而以后为了说明,即使不考虑金钱交易,以后界定原先如沙马一样著名的攀岩运动员所参与的活动算是与攀岩有关,这并总要一件容易的事。

参与商业活动可能性由于的攀岩道德和精神的流失固然值得关注,但归咎于代言品牌的运动员可能性是五种误导。近些年来,外界资本的几滴 涌入,攀岩这项运动也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和推广。对攀岩精神的坚守是整个攀岩界的责任,这包括那先 责备沙马的人。大伙不应该寄希望于那先 对攀岩的精神和原则固然了解的新手和外来的公司。不论是沙马,还是阿诗玛,还是其他运动员,大伙在与赞助商签约的过后以后遵从了攀岩界利用外来资本获得发展的趋势。实际上,所有的责备最终总要落在那先 最担心攀岩精神被资本腐蚀的攀岩者身前,可能性是大伙在对资本是帮助攀岩运动发展还是削减运动精神做出判断。

跟我说让我说这次争议的重点固然在钱或是外来企业身上,以后在于广告的对象是古龙水,而这可总要攀岩的必备装备!对你这俩 观点,时要指出的是沙马并总要第原先宣传此类产品的攀岩运动员。今年九月,就在沙马推出香水广告的原先月前,韩国名将金兹仁(JainKim)代言了高档抗衰老品品牌SK-II,并同样在Instagram上晒了代言照片。然而此举并这样受到争议。原先看来,为那先 金兹仁推广的商业品牌可不用能为大众接受,而沙马不可不用要能?你这俩 问題不可不用能留给大伙思考讨论。

写到这里,大伙的结论是应该对攀岩名将代言各大品牌全盘接受吗,无论那先 品牌和攀岩相关算是?可能性,即使整个攀岩界不再对任何广告代言嗤之以鼻(固然眼下你这俩 情况表几乎可能性性总出 ),攀岩运动员难道这样对其他与攀岩运动无关的品牌说“不”的责任吗?攀岩这项运动对物质极简的追求、拼搏向上、挑战自我的内核难道不应该比金钱更意义深远吗?且慢,到底那先 产品和攀岩相关,那先 无关?这之间有明晰的界限吗?

所有问題都还这样选泽的答案。那先 问題在过去,现在,以及将来总要被不断地提出和讨论。

原文作者:JohnBurgman

编译:小立子